實踐項目 返回列表

大數據背景下的高校信息化建設路徑研究

2018/10/16 16:36:20

QQ圖片20181016155640.png


隨著互聯網信息技術在社會各個領域的深度滲透、融合演進,信息技術所獨有的顛覆性創新特質不斷改變著人類的活動經緯和內涵,在教育領域表現尤甚。在當今高等教育新時代,信息技術與高校治理、學科建設、課程建設、課堂設計、教學評價、教育研究等各方麵的多維融合,使得傳統高校治理和運行體係出現了前所未有的改變。當前麵對信息化發展的新時代,應進一步思考利用雲計算、大數據、物聯網、移動互聯網、人工智能等信息技術,打造網絡化、數字化、個性化、泛在化的智慧教育環境,促進信息技術與高校人才培養、科學研究、文化傳承與創新、社會服務等方麵的深度融合和創新應用,從而全麵提高高校綜合服務水平和整體治理能力。2016年發布的《教育信息化“十三五”規劃》明確指出,“積極利用雲計算、大數據等新技術,創新資源平台、管理平台的建設、應用模式。”教育部印發的《2018年教育信息化和網絡安全工作要點》中也具體提出,“推動大數據、虛擬現實、人工智能等新技術在教育教學中的深入應用”。可見,國家及教育主管部門正加強頂層設計,從而助力建構一套高校信息化治理體係。因此,大數據背景下,基於全局視角深入分析高校信息化建設的深層問題,有效運用大數據思維理念、技術手段及管理方法開展高校信息化建設路徑的構建研究具有重要的理論價值和現實意義。

一、大數據背景下高校信息化建設的研究綜述

(一)研究現狀分析

近年來,學界圍繞高校信息化建設開展了大量卓有成效的研究活動,為高校信息化建設工作提供了理論支撐和實踐探索經驗借鑒。首先,在理論層麵上,學者們就大數據支撐高校信息化建設的科學性、可行性及方法模型進行了闡述。如曾巍基於高校治理的角度提出大數據提升了教育決策的科學性[1];叢亮從堅持大數據驅動的基本理念等四個方麵闡述了大數據背景下高校信息化教學模式的構建[2]。其次,在實踐探索層麵上,結合最新大數據相關技術及應用,對高校信息化建設的內容內涵和技術應用拓展延伸進行了分析探討。如趙玉潔從技術和實施兩個層麵分析大數據在高校教育信息化建設中麵臨的挑戰以及相應的解決策略[3];鄧逢光等分析了學生校園行為產生的大數據價值,采用主流的Hadoop開源平台架構建構了學生校園行為大數據分析預警管理平台係統[4];餘鵬等歸納了教育大數據生態體係的數據應用與服務模式, 提煉出基於智慧校園良性發展的教育大數據生態體係架構及模型[5]。 認真梳理這些研究發現,當前學界圍繞大數據背景下的高校信息化建設研究已取得眾多有益成果,從技術層麵到管理層麵,從教育教學到高校綜合治理涉及方方麵麵,研究成果呈現廣泛性、多元化特點。但是,總體呈現係統性不強,大都就事論事,研究內容局限於高校信息化建設的某一局部,缺乏全局性以及頂層設計式的凝練和總結。本文將此基礎上,基於宏觀維度,通過深入剖析高校信息化建設的現狀困境,厘清大數據與高校信息化之間的耦合關係,係統建構基於大數據背景的高校信息化建設路徑。

(二)大數據與高校信息化之間的耦合關係

總所周知,作為高校信息化建設目標和方向的“高校智慧校園”已在廣大師生中深入人心、期待迫切。隨著大數據概念和技術的不斷演進和滲透,當前正處於深刻變革發展之中的教育信息化2.0將逐漸演變為以“大數據”為基礎的新型係統模式。不同於以信息技術(Information Technology)為基礎的教育信息化1.0,教育信息化2.0將以數據技術(Data Technology)為基礎,將一切參與主體、教育元素、教育行為數據化將是教育信息化2.0的基本特征。可以說,作為信息技術最新發展成果的典型代表,大數據正史無前例的推進教育開啟深度變革。基於大數據的個性化教學、科學化評價、精細化管理、智能化決策、精準化科研等,將對促進教育公平、提高教育質量、培養創新人才具有潛在的巨大推動作用。大數據與高校信息化耦合關係主要表現為:大數據推動了高校信息內容、信息技術手段、信息交互方式及信息應用範圍的發展變革,改變了傳統的信息觀、技術觀、資源觀、思維觀,大大拓展豐富了高校智慧校園的內涵和外延,同時隨著高校信息化的深入全麵發展,也使得大數據的自身體量、應用價值及領域範圍的逐步擴大、廣泛延伸。

二、高校信息化建設的現狀及特點 

隨著近年來互聯網信息技術在高校各個層麵的廣泛應用、融合滲透,高校數據的采集機製、融通共享、開放運營、安全保護以及質量管理已經逐步從“單個應用”,到“互聯互通”,逐步演變為“流程再造”的發展新階段。課題組通過對南京郵電大學、南京財經大學、南京工業大學等十餘所在寧高校信息化建設情況進行了調研,基本掌握了目前大多數高校信息化建設的整體概況,並由此進行了歸納分析。毋庸置疑,大數據時代的高校信息化建設的變革路線已經從原來的強調軟件服務和平台服務轉變到強調數據服務的新型模式。

(一)運行機製由“管理”走向“治理”

為有效推進現代高校治理水平,眾多高校逐漸樹立基於互聯網思維的工作理念,積極利用互聯網信息技術改造高校的傳統業務工作流程,以信息化手段提高管理效率和水平,從而推進治理體係的信息化、網絡化和人性化。一些高校實行電子校務平台建設,構建了綜合一體化的校務服務管理平台,如“網上事務服務大廳”,一站式“智慧校園”網絡平台,無卡時代的“雲脈人臉識別係統”助力平安校園創建等。這些依托互聯網信息技術手段和人工智能構建了一套交互式、多功能、人性化、便捷性、高效率等校園服務體係,體現了高校信息化建設的“治理”思維,以信息化推進高校治理體係和治理能力的現代化。

(二)功能效果由“目標”走向“體驗”

傳統上,高校信息化建設的終極思維就是實現預期目標,尤其在建設實施的各個環節都具有“目的導向”的邏輯特征。然而,在進入信息網絡化新時代的當下,隨著“互聯網+”所獨具的以用戶為中心、專注極致體驗的特質不斷創新演變,用戶體驗已成為新時代信息化的靈魂和價值根本。在此趨勢下,高校信息化建設的功能效果也逐漸從強調目的性轉向追求“用戶體驗”,彰顯了現代高校信息化建設以個體精神生命體驗的滿意度作為評價信息化建設水平的內在尺度和價值遵循[6]。

(三)職能定位由“管理本位”向“服務本位”轉變

隨著麵向服務的信息化建設思想理念逐漸深入人心,高校信息化業務係統的重心已經從“管理業務為主的建設”逐漸轉變為“服務應用為主的建設”。《“十三五”國家政務信息化工程建設規劃》明確提出要“構建公平、普惠、便捷、高效的公共服務信息體係,實現以行政辦公需求為主向以服務公眾需求為主的重心轉變。” 毋庸置疑,高校實施信息化建設必須深度再造傳統管理模式和業務流程,新建管理模式和觀念必須符合移動互聯網時代信息技術演進的要求,能充分發揮信息係統支撐業務發展的新觀念和新模式,這是高校成功推進信息化進程的關鍵所在。

(四)建設內容由“條塊分割”走向“門戶集群”

作為緊貼信息時代前沿科技的高校,在以科研創新方式助推信息技術革命的大潮中,高校自身的信息化建設也在不斷創新演變,先後經曆了普通校園網、數字化校園兩個建設階段,當前正處於以“辦事服務大廳(一站式服務)”為基本特征的“智慧校園”新階段。這一階段信息化建設呈現出“大門戶”思維模式,在門戶網站基礎上,按照“統一規劃、協同建設、分級管理”原則,充分利用“雲應用”“大數據”,依托“大門戶”搭建綜合辦公信息服務平台,從而實現應用對接、數據共享,有效擴大應用係統覆蓋麵,實現應用係統資源共享、業務集成的“一站式、一體化”。

三、高校信息化建設存在的突出矛盾及瓶頸

在體製機製方麵,順應信息化規律、釋放信息技術活力的教育管理機製和模式還遠未確立,人們更多的時候是在用信息技術來鞏固原有的管理邏輯。

(一)技術創新及應用方麵存在滯後脫節現象

客觀上,互聯網信息技術的創新和應用總是一個循序漸進、由點及麵、逐步擴散的過程。在高校信息化建設中長期存在著兩個層麵的“滯後”現象:一是行業企業的信息技術創新及應用水平與高校之間的脫節,直接表現為高校信息化技術的創新能力和應用水平滯後於一些高科技創新型企業,高校在信息技術應用方麵總是“慢半拍”;二是高校內部設計開發層與應用服務層之間的脫節,往往表現為高校信息化建設僅停留在行政管理層麵,而與高校內涵建設的人才培養、科學研究相脫節,信息技術與教育教學存在“兩張皮”現象,對於高校治理能力、決策支持體係的支撐作用也發揮不足。這些現狀使得高校信息化建設仍舊停留在傳統模式裏,無法呈現新時代互聯網信息技術演進變革帶來的應有景象。

(二)重監控式管理而輕體驗式服務

以“互聯網+大數據”為代表的現代信息化最大的特點就在於通過服務的個性化、多元化、及時性、精準度來提升用戶體驗感知效果的最優化、最大化。因此,高校信息化建設的趨勢必然走向逐步注重麵向師生的“體驗式服務”。然而,在目前的實踐中,由傳統“管控思維”主導的信息化開發係統更多強化如何有效管理、如何達到管控目的。這種監控式的信息化管理模式容易忽視師生的個性化有效需求,往往導致“一刀切”的剛性管理思維。未來高校信息化建設應從師生滿意感的實際出發,站在服務對象的角度思考問題,不斷增強師生的體驗感。

(三)大數據隱私保護存在隱憂

在高校大數據的分析與利用過程中,涉及眾多的參與主體如各級各類二級教學單位、行政職能部門及相關大數據企業等,若對數據的歸屬權缺乏明確規範,則會導致以提供個性化服務為目的的海量數據采集分析過程中有大麵積披露數據隱私的潛在危險,而這些記錄數據一旦被泄露,則會對個人隱私造成極大侵害。作為部分高校逐漸應用的大數據管理係統在運用過程中所伴隨的爭議也客觀存在,如數據收集的科學性問題、侵犯學生隱私等問題。2017年11月,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接連披露了吉林、湖南、湖北、浙江、福建、江蘇、廣西、陝西、山東、四川、貴州等全國各地多所高校官網存在泄露學生個人信息的情況。隨後教育部發布第9號預警,防止泄露學生個人信息和隱私,尊重保護學生個人隱私。目前,我國關於教育大數據的安全與隱私問題研究較少,應加快製定有利於促進教育大數據的準確、規範、統一使用和管理的相關法律及標準。

(四)由“信息孤島”轉向“數據孤島”

信息孤島是高校信息化建設中長期存在的現象,不同的職能部門、不同的教學單位、不同的係統、不同的應用領域,使高校處於信息難以流通的“信息孤島”困境。隨著近年來多數高校逐步啟動網絡“門戶”建設,內部信息流的運行狀況得到較好改善。然而,“信息孤島”不會隨著信息化水平的提高而完全消失,如果缺乏科學設計、整體管控,反而會演變為“數據孤島”“數字鴻溝”現象。客觀上,由於當前高校信息化建設中存在著分批、多頭建設管理的問題,往往導致多個開發係統之間數據標識不一、標準迥異,從而無法實現互識、互通、共享的良性局麵。此外,在數據管理方麵也缺乏製度性保障,從而對於數據的使用範圍及用途存在著障礙性的模糊地帶。比如,高校普遍使用的“平安校園”視頻監控係統中每日海量抓取的數據,科研部門是否可以使用的問題;教學質量監控部門存儲的大量學生教學質量評價數據如何與教學單位共享的問題等。

(五)體製機製建設不足

首先在體製建設方麵,近年來隨著教育主管部門及各高校逐步加強對校園信息化建設的重視程度,部分高校已在行政管理體係中獨立設置了信息化建設與管理處或信息化管理處,負責校園網絡安全與信息化工作統籌管理職責。然而,根據課題組調查,依然有眾多高校尚未建立統一歸口管理部門,如在寧高校的南京中醫藥大學、南京藝術學院等高校依然延用傳統非獨立設置的網絡中心或信息中心模式,這類機構往往掛靠於其他職能部門,無法起到統籌全校信息化相關職能效用。此外,盡管2016年6月《教育信息化十三五規劃》明確提出了“要在各級各類學校逐步建立由校領導擔任首席信息官(CIO)的製度”,然而調研發現,絕大多數高校尚未確立CIO機製及其職能和管理模式。其次,在機製建設方麵,各高校已經逐漸重視信息化建設,將“信息化規劃”單列的高校比例也逐步增大。然而,將“規劃”束之高閣,視為“一紙空文”的現象卻較為普遍。高校信息化建設規劃中缺乏落實執行、評價問責的環節,使得信息化建設缺乏長效性和科學性。

四、基於大數據的高校信息化建設路徑構建

高校信息化建設是一項涉及麵廣、業務技術性強、建設周期跨度較大的係統性工程,必須按照頂層設計的思想,樹立全局思維,尤其強調整體層麵的統籌協調,注重多部門協同聯動,才能構建一套科學性和可行性俱佳的有效路徑。 

(一)創新大數據技術應用,注重感知服務內涵的豐富拓展

信息技術的進步帶來新技術、新設備、新模式的探索和湧現,從而推動了傳統管理理念、模式與方法的變革,也推動學習方式和形態的轉變。如南京郵電大學率先建成了以Open Stack私有雲技術為基礎的校級雲服務平台,充分利用雲服務平台具有統一維護管理、動態分配資源等優勢,解決了傳統信息係統部署時資源分散、利用率低、能耗高等問題,縮短了部署周期,降低了能耗和管理成本。此外,隨著大數據在教育信息化領域的應用,通過與MOOC、SPOC、微課、翻轉課堂等教學形式的深度融合,我們可以更精細地刻畫師生教與學的特點,並針對性推送教學內容與服務,從而促使教學能夠更有效關注個體,真正實現因材施教,培養出符合信息化時代所需要的個性化、創新型人才。“智慧校園”的核心在於感知體驗、主動提供服務業務,感知的基礎是數據,而數據來自各個業務應用平台,這就要求跨部門、跨業務的數據收集,以師生為核心,主動提供知識和服務。如在教學評價中,傳統教學評價僅重視考分結果分析,忽視了學生綜合素質和個性發展,忽視了診斷和改進,而大數據使評價內容更加豐富多元,不僅注重學生的學習成績,更加關注身心健康、個性技能、成長體驗,從而使得評價內容從單一性評價轉向綜合性評價,評價方式從傳統的總結性評價轉向過程性、伴隨性評價。以人為核心的“智慧校園”建設,才能讓“互聯網+大數據”的價值得到充分彰顯。

(二)樹立整體大數據思維,轉變師生思想觀念

在方法論的層麵,相較於傳統型的“機械式思維”,“大數據思維”是一種全新的思維觀。在高校治理體係中用大數據思維方式思考問題、解決問題必將是高等教育時代轉型變革的趨勢和潮流。在思想觀念方麵,盡管教育領域內部就信息技術對教育有著革命性影響已有共識,但應當以信息技術重構教育流程的觀念還遠未深入人心,人們對教育信息化的理解還停留在“教育+互聯網”的階段,正確理解“互聯網+教育”尚待時日。因此,高校要注重培養幹部、師生的大數據思維意識,通過幹部輪訓、專題講座、社團活動、班會學習等各種渠道、形式開展“大數據”相關知識培訓,使全體教職員工和學生學會在行政業務、教學活動、學習活動中,運用現代信息技術手段去收集、管理、分析、運用數據,將高校的行政管理、人事管理、教學管理、科研管理等建立在客觀數據分析的基礎上,為高校整體治理體係提供快速、準確、科學的信息服務和決策支持。

(三)加強專業人才隊伍建設,提升高校管理人員“大數據素養”

在人力資源開發方麵,以“大數據技術”為基礎的新時代教育信息化2.0,將更需要大數據領域的人才,也更需要廣大師生具備“數據素養”(Data Literacy)。相對於傳統信息化建設,大數據驅動發展型的高校信息化技術手段更先進、專業性更強、涉及領域更廣,因此對於相應管理及開發應用人員的素質能力要求更高。由此高校要加強大數據相關的人才培養,有計劃地培養大數據技術和管理人才,加大對高水平大數據人才的引進力度,注重組建專業人才隊伍,為數據開發應用提供智力支持。同時不斷強化專業技能培訓,積極開發和應用各種智能化、網絡化軟件,為數據分析提供智力支持和技術保障。此外,大數據素養由數據意識、數據定位與采集能力、數據分析與解讀能力、數據反思與決策能力及數據倫理五大部分組成[7]。由於高校信息化建設幾乎涉及全校所有行政部門及教學單位,尤其是各級各類行政管理人員,關聯大數據開發鏈條的各個環節, 隻有在高校管理各級科層設置中廣泛提升“大數據素養”,才能有效解決“重開發輕應用”及“數據流通最後一公裏”等症結。如南京郵電大學近年來成立“智慧校園研究中心”,以此為依托,自主研發並完成晨跑係統、學生宿舍門禁係統、網絡投票係統、信息化項目進度管理係統等項目的開發工作,在實踐中有效提升團隊科研服務水平。

(四)強化體製機製的頂層設計,構建大數據安全保障體係

一方麵,高校應積極按照《教育信息化十三五規劃》的部署要求,建立CIO機製及其職能和管理模式,從而統籌製定符合校情實際、通盤把握、著眼長遠、科學合理的校園信息化建設規劃,牽頭有效建立麵向數據資源的分級分類綜合管理機製、多部門協同聯席機製和師生使用評價反饋機製。對於高校信息化建設來說,就是要把組織架構滲透到所有的使用者,高校要想辦法有效地組織師生和企業的各種力量,不是從管理者角度單方麵的規劃功能,而是要充分收集使用者使用後的反饋需求,真正地去傾聽和答疑,從“實踐”中來,到“實踐”中去,從而建立準確的需求定位,然後,再基於這些需求和評價反饋,進行歸納優化,形成閉環。而這種體係化的機製設計,必須依賴於可靠的體製建設,依靠於建立在全校層麵上的頂層設計。另一方麵,要高度重視數據安全,探索建立基於大數據的校園網絡係統安全預警機製,提高數據收集、分析、研判能力,構建大數據使用管理的保障機製。大數據的收集和使用可能涉及信息安全和公民隱私等,高校應在製度規範層麵明確大數據采集和使用的原則,製定嚴格規範的數據采集、儲存、處理、共享及應用規則。南京郵電大學以2017年網絡安全法公布實施為契機,從頂層設計上入手,完善網絡安全組織管理體製、健全網絡安全管理製度、建設網絡安全管理隊伍、提升網絡安全技術防護能力、加強應急事件和特殊時期的管理,做到了事前可防範、事中可控製、事後可處理,形成一套行之有效的網絡與信息安全管理體係。

(五)以大數據技術為支撐,促進高校治理體係與治理能力現代化

對於高校管理者而言,還需進一步強化“大數據意識”,牢固樹立信息化的決策思維。高校運作係統體量大、範圍廣,在大數據應用方麵存在巨大空間,依靠大數據治理模式來推動高校教育教學改革和各項事業發展大有可為。高校治理未來要靠數字驅動高質量發展,大數據技術必將為高校強起來提供技術平台和加速器。一方麵,用大數據支撐精細管理和科學決策,大數據的應用可以有效減少高校行政管理中“拍腦袋”式的解決方案,數據的應用將有助於厘清教育業務條線邏輯,利用大數據扁平化、交互式、快捷性的優勢,推進高校治理精準化。南京郵電大學近年來在高校中率先啟用電子數據注冊係統,采用信息數字化手段完成學生學費收繳和新學期注冊工作,打通了財務係統、教務係統、學生管理係統等多個業務係統之間的數據壁壘,實現了數據的共享公用、流轉交互,大大提高了學校學費的一次繳清率,學校一次性學費繳費率較前一年同期相比由60%提高到了99%。同時,規範了學生注冊工作流程,提高了注冊效率,數據報表的形式可以直觀反映繳費及注冊情況,從而為學校科學決策提供數據支撐。另一方麵,大數據技術有效支撐教學、科研效能的提升。首先,教師可以通過數據來量化教學過程和狀態,快速準確地發現學習者的特點和問題,進行個性化教學。其次,對於學生成長來說,伴隨式收集的多維數據,有助於形成學習者全方位的成長記錄,為其生涯規劃和建立多元評價體係提供數據支撐。而研究者則可以通過教育大數據審視教學活動的交互過程,發現新規律新趨勢,用以指導教師教學和推動教育變革[8]。


參考文獻:

[1] 曾巍.教育信息化促進教育治理水平提升[J].教育研究,2017,38(3):117-120.

[2] 叢亮.大數據背景下高校信息化教學模式的構建研究[J].中國電化教育,2017,(12):98-102.

[3] 趙玉潔.大數據在高校教育信息化中的應用探究[J].中國教育信息化,2015(19):38-41.

[4] 鄧逢光,張子石.基於大數據的學生校園行為分析預警管理平台建構研究[J].中國電化教育,2017,(11):60-64.

[5] 餘鵬,李豔.基於教育大數據生態體係的高校智慧校園建設研究[J].中國電化教育,2018,(6):8-16.

[6] 曾茂林.個性化教育技術服務具體人生命體驗研究[J].中國電化教育,2017,(3):82-87.

[7] 張進良,李保臻.大數據背景下教師數據素養的內涵、價值與發展路徑[J].電化教育研究,2015,36(7):14-19.

[8] 孫洪濤,鄭勤華.教育大數據的核心技術、應用現狀與發展趨勢[J].遠程教育雜誌,2016,34(5):41-49.


作者簡介:

周南平:研究員,研究方向為高等教育管理、教育信息化(nanping@njupt.edu.cn)。

賈佳:碩士,講師,研究方向為高校信息化、信息技術與管理。

640.jpg

網站地圖:sitemap
网站地图:sitemap